当前位置首页 > 传销科普
传销陷阱:不要和陌生人恋爱
来源:中国反传销卫士    时间:2017-09-09 我要分享:

传销是不散的阴魂。以前,我们一直以为传销离我们很远。要么在北京、天津等大都市,要么在广西、云南等偏远省份。其实,我们的身边也许就有传销。今年8月,金溪县公安局就打掉了一伙盘踞在金溪县城的传销组织,抓获犯罪嫌疑人31名,端掉3个传销窝点。9月6日,金溪县人民检察院对这一传销组织中的17人以涉嫌抢劫罪、非法拘禁罪作出批准逮捕决定。

  然而,这些犯罪嫌疑人大多来自山西、甘肃、贵州、云南等地。为警醒广大群众,揭露犯罪分子丑陋面目,“金溪检察”微信公众号将连续推出多期关于传销的法制故事。让我们共同行动起来,打击非法传销组织。


  传销陷阱——不要和陌生人恋爱


  千里赴会


  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
  “我叫陶**”


  “你是否申请有关人员回避?”


  “不申请。”


  “你有权委托律师作为辩护人,你现在是否要委托律师?”


  “不需要。”


  我来自贵州安顺,在来金溪之前,我在上海奉贤区一家公司工作已经6个年头了。此时的我十分庆幸,对面坐着的是公安民警和检察官,再也不用过着被人监视和成天担惊受怕的日子了。


  我清楚的记得那是2017年2月份的一个周末,我结束了紧张的工作,迫不及待的打开QQ,和女友“陈小熙”聊天。我和女友是一次在网上偶然相遇的,小熙主动加的我。一开始我没太在意,后来小熙的热情感染了我,我们渐渐的熟了并在不知不觉中相互产生了爱意。使我这个在上海工作的贵州人从此有了许多寄托。


  “这个周末我过生日,亲爱的,过来陪我好吗?”


  小熙是个内敛的女孩子,这次主动邀我陪过生日,预示着我们的关系要更进一步了。


  “好呀。”


  我们约好在鹰潭会面,并期许在龙虎山能定下终身。于是当晚我便坐上前往鹰潭的动车。晚上8点,我如期而至。也许是太过突然,小熙没有来接站,让我拼车到金溪县新华都。我确信幸福不会来得太容易,在经历一番周折后,我终于在金溪这个完全陌生的城市见到了陌生的“女朋友”,还有她的闺蜜。


  “我们去唱歌吧?”按照过生日的一般流程,我不顾旅途劳顿邀请小熙KTV唱歌。


  “我不喜欢吵的地方,还是回家吧”。果然是个内敛的女孩子,我更加确定小熙是我喜欢的类型。在几番思考后,小熙决定带我回她“家”,我顿时觉得幸福来得有点突然。


  我和小熙、小熙闺蜜行走在金溪大街上,灯光是那么的璀璨,即使是路上的车辆也那么的和蔼可亲。

   


  身陷传销


  在大约步行20分钟后,我们来到了一栋居民楼,看起来非常普通。走到3楼时,小熙打开了房门,一个男子在屋里看着我们,目光充满了诡异。我觉得有点奇怪,他和小熙是什么关系?小熙视乎察觉到了我的疑问,急忙解释说是闺蜜的男朋友。


  带着些许怀疑,我走进这个今后被我视为牢狱的屋子,之后半年我再也没有出去过。客厅灯没有开,透过屋外的路灯,隐约知道这是一个三室一厅。幸好有一个房间灯亮着,让我发觉这个居室有点凌乱,没有女孩子家该有的温馨。当我顺着灯光走进房间时,却发现门口站着5个男的,这些人和小熙又是什么关系?我更加犹豫了。凭多年在外务工的经验,顿时觉得情况不对,我立马想走。可背后立马有人把我推进了房间。当我反身寻找小熙时,只听到大门“哐”的一声,已经找不到她和她闺蜜的身影。


  “我把我身上的钱都给你们,你们把我放了吧,我还要赶回去上班。”


  “谁稀罕你的钱,老实点,我们现在要对你的贵重物品进行登记。”


  我确定他们是为了钱而骗我来的,保命要紧,当我主动提出交钱时,可这帮人却不答应。


  我想到了反抗,六个小时前,我还在上海奉贤区一家国际物流公司上班,而现在我在一个从未听说过的城市面对六个陌生的人,他们限制了我的人身自由。


  “你给我老实点,你在家里瞎搞的话,我可以让你竖着进来,横着出去”。


  领头了用手指着我,大声吼道。我确信一比六的对抗毫无悬念。我从未见过如此场面,一点反抗的力量也没有。


  他们把我的手机、手表、身份证、现金全部拿走了,还做了所谓的“登记”。这六个人走后,又进来了五个男子,把我打量了一番,然后打牌、睡觉。


  那天晚上,没有人和我说话。


  一觉醒来,我听到了屋外熙熙攘攘的人群声,我确信我应该是被关在居民区附近,这对我今后逃脱应该有所帮助。不一会儿,昨天恐吓我的六人之一找我谈话,后来我知道他就是“赵老板”。“赵老板”先和我拉家常,可我不想和这种人谈家里的事。这时,他便和我聊起了他们的行业,同屋的“王老板”、“陈老板”、“李老板”、“胡老板”“皮老板”分别做了自我介绍。从他们的自我介绍里,我知道来自湖北、四川、山西、甘肃,在来这里之前应该都互相不认识。


  被迫“上线”


  接下来应该是常规的“洗脑”。对传销,我多少有些了解,我绞尽脑汁想自己的家人、朋友还有工作,让自己不要顺着他们的思路走。当说到“直销”和目前该行业的广阔前景时,我便勉强附和。在经历4个小时的“洗脑”后,他们估计疲倦了,便开始打牌、下象棋。


  中午,“划船”(吃饭的暗语)开始了,“划船”前,每人必须喊口号,先喊主任吃饭,再喊各大老板吃饭,最后也喊我吃饭。


  被囚禁的第三天。在主动劝我加入他们的行业失败后,“赵老板”拿着我刚买不久的苹果6P手机,问我开锁密码。威逼之下,我只能顺从。解锁后,“赵老板”又像我索要支付宝和微信密码,这些是我认为的核心机密。我不想告诉他们,因为他们一旦知道不仅会转走所有的钱,还会欺骗我的家人和朋友。但我已无能为力。


  “赵老板”告诉我,只要花2800元就可购买一套天津天狮公司的“香妃丽人”产品,两年之内就会有360万回报。我知道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,我告诉“赵老板”,我身上没带钱,买不了。于是“赵老板”便在未经我的同意的情况下,从手机支付宝和微信连同关联的银行卡转走了3000多元,因为“小熙”告诉他我支付宝和微信有钱。


  “不是说只要2800吗?为什么转走了3000多?”


  “春天快到了,多余的钱给你买衣服”


  多转了500块钱其实我不在乎,但当他说要帮我置办换季的衣服时,我才恍然明白恐怕一时半会走不了了。


  按照他们的行话,购买产品后我就“上线”了,从“帅哥”升级为“老板”。


  漫长煎熬


  从被关押的第二天,我便注意到这个屋子所有的门窗都紧闭着,窗户有铁丝网隔离,而大门一直被反锁。和我一同被关押的还有六个男子,都是“帅哥”,还有一个女孩,被称为“国宝”。平日里,“帅哥”睡在一个房间,“国宝”单独睡在一个房间,不能随意走动,不能靠近窗户。如果需要出房间的话需要向“皮老板”申请,即使是上厕所也有人跟着。半年来,我向家里打过电话,可都是报平安,按照他们设定好的内容通话。因为他们告诉我,如果不按照要求来,不仅以后没有通话的机会,还会让家人徒增牵挂。


  除了打牌、下象棋、睡觉,“老板”和“国宝”们每天做得做多的就是在QQ、微信上冒充女性或者男性聊天。一开始我以为是在通风报信,后来才知道原来是在发展“下线”,有好几次,“老板”向“国宝”索要照片发给“猎物”。顿时我才发现,和我谈了半年的女朋友竟是这样认识的。“赵老板”告诉我只要发展下线就可以升主任、经理等,可自由出入,可我始终未然如他们所愿。


  我实在受不了被限制人身自由的滋味,当我鼓起勇气向“赵老板”说想要离开时,“赵老板”说买了产品之后两年才能离开。我想过强行离开,但因为害怕挨揍,一直未成行。在金溪的半年时间里,每天吃着土豆、白菜,如今白了许多却面黄肌瘦。长期没有看到太阳,和我一同居住的人身上都长满了湿疹。


  直到8月1日,金溪县公安局的民警们破门而入,让半年来我第一次闻到了来自屋外的新鲜空气。


  问:你还有什么需要补充的吗?


  答:没有了。

   


  目前,故事主人公陶某及其他被害人均已经被解救回原籍。


  员额检察官提醒:


  传销组织拉人入伙不再单纯以要回报诱惑。从本案来看,犯罪嫌疑人主要通过QQ查找功能,定位20-25岁,文化程度较低的偏远地区单身男性和女性。其中男性主要因为他们大多从事简单机械工作,社会阅历不足,且长期单身导致寂寞,便选择网恋寻找心灵寄托;女生则多现有工作不满或者与家人闹矛盾便怀揣梦想出去闯一闯,希望寻找更好的工作,导致误入歧途。


救助申请微信咨询